在线工具我们可以看到最后推进注册制亦是通过试点方式仅在科创领域推出,因此对主板存量影响相对较小,是明智的破局之道。而市场上一些刘士余的批评者只是不停的强调一些大而化之的“政治正确”的话术,例如注册制和市场化,强调似是而非道理的背后是对休克疗法的代价的无知,改革从来都应该是循序渐进的。而且我们可以看到就算是IPO常态化这一明确的市场化改革方向,就让刘士余承受了那么巨大的压力。批判总是简单,建设才是不易。

一场理论上发生在平等主体间的普通民事消费争议,却给人一种“民告官”的味道。在法庭就事论事的裁决和基于消费者权益角度所做的司法说理之外,公众对于知网的讨论显然已经不止于相对简单的一个资费充值规则,更指向其涉嫌不公平收费、知识垄断等议题。一句“知网改了”,公众看到的是因个案司法裁决引发的知网充值规则调整,但本轮围绕知网所做的诸多讨论依然有必要更深入推进。这些案例当中,很多当事人都称自己被注册了几十家甚至上百家公司。广西的莫先生称自己被冒名注册了130多家公司,即便每次起诉都能胜诉,按照每个官司三个月来计算,也要花上十几、二十年。